3_20090319210316_NTg1MTVfMQ==

圖片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Dthzm..ZGQPIzYjJfkKWcdiJVqMdeQsQ/article?mid=632&l=f&fid=22

 

 Ouch, 原來我誤會人家了(扭)

 

探頭出來的是一位綁著馬尾,看起來文靜而伶俐的泰國小姐,

我問他說,請問這邊的消費怎麼算?(夭壽,如果是兩小時三千八這種價格我可付不出來)

 

泰國小姐說,操著流利的國語對我說,我們現在剛開幕,指壓兩小時900 原價1000,

油壓兩小時1400 原價1500,兩個都有一小時的,價錢就是一半這樣。

 

我很沒常識的羞怯問,請問指壓和油壓哪裡不一樣?

小姐說,指壓就是會推呀拉筋的,油壓會幫你抹油。我說,噢好,那請問現在可以直接做嗎?

小姐說,等等哦我幫你問一下師傅,結果他打完電話很抱歉的很我說,不好意思餒,

師傅現在都滿了,明天可以嗎?可以明天打電話來預約哦。

 

我說好,我回去考慮一下。回去以後我想了半天,雖然我很想要油壓,

就像這篇和上篇文章照片那種趴著像貴婦一樣給人人用精油慢慢推的療程,

但油壓也未免太貴了,指壓兩小時也才九百。好吧,反正也沒試過,那就指壓吧,

大概頂多就像一般按摩一樣。於是我打了電話,預約星期五晚上八點,指壓兩小時,完畢。

 

第二天我下班後,就踏著輕盈的腳步準時到來。

 

一推門,馬上就有一位健壯的泰國婦人從裡頭走出來,我說我是預約八點指壓的,

他馬上噢噢的說好,麻煩請脫鞋,然後把我請上一旁上面有兩個高腳椅的木製平台,

我在其中一張坐下後,看到腳踏的地方有青石色的洗手台。噢,但放在這種地方應該

已經不能稱作洗「手」台了,是洗「腳」台吧。

 

阿姨把我捲起褲管的腳端進洗腳台,放了溫水以後開始幫我邊抹上香香的沐浴乳邊按摩。

唉呀,我這輩子還沒有高高在上的坐著讓人幫我洗腳過,整個有種不知所措的被服侍快感,

阿姨邊順著經絡按摩著腿一邊問我這樣痛不痛,然後再放熱水幫我洗掉泡沫,

抹上同樣香香滑滑的乳液再按摩一遍,我覺得我的腳已經在短短的五分鐘內享盡了榮華富貴。

 

阿姨要我穿上軟拖鞋,隨著他走進一間被簾幔隔起來的小房間。

那個小房間是完全沒有採光的,只有簾幔外透進幽幽的溫暖黃光,

地上是舒適的床墊、柔軟的毛毯和枕頭,是那種一躺下三十秒就能睡著的氛圍。

 

我一看到這樣的佈置就發誓自己待會一定會按摩到睡著,

隨即阿姨拿了一套像浴袍一樣的綁帶短上衣跟寬鬆短褲要我換上,

換完後我躺了下來,阿姨走進來在我腳邊坐下。我說,待會可以睡著嗎?

阿姨笑說,可以。

 

但我發現我是個大蠢蛋。

 

指壓,不是只用指頭幫你壓。

 

他是手腳併用的使盡全力ㄎㄠ你的骨頭、拉你的筋、重重的壓穴道,把你狠狠的折來折去

我這彎腰手都碰不到地的硬骨頭,表面上眼睛死閉齜牙咧嘴,心裡早已哀號得死去活來,

好不容易我才說服自己肌肉放鬆,不要抵抗,它按多深我就讓它陷進肌肉多深,

然後阿姨問說,妹妹你這麼怕痛,為什麼不選油壓?油壓是慢慢幫你推的,不痛。

 

我說,現在換還來得及喔?他說,來得及,現在剛好過一小時,下個小時你就改做油壓。

 

我說好。

 

然後阿姨出去拿了一條黑色免洗大內褲要換上,然後把我移到另一間,

床是在頭那邊挖洞的那種,我知道,是讓你可以趴著但不會臉埋進枕頭無法呼吸用的床,

我這按摩狂就熟門熟路的爬上去趴下,未料阿姨說,衣服要脫哦。

 

於是我就變成只著一條黑色大內褲趴在床上待宰的羔羊了。

 

油壓果然舒服多了,很貼近我的想像。

就是抹精油再用掌腹和手臂在你的雙腿、兩臂、背、後頸以及前述部位的正面都仔細推拿,

包括臉部也會作穴位按摩,不過就在按到我鼻樑邊的時候阿姨又開口了,

 

「妹妹,你以後可以去做一下這個,」他點了點我的鼻樑,「你長得很漂亮了,做一下這個會更漂亮啦」

 

我:「囧? 你是說鼻子嗎?」我知道我從小鼻樑塌啦,但會有人直接叫客人去整型的喔?

「對阿,做這一個才一萬二,沒多少錢啦~妹妹,我跟你說,要做,做了保證你更漂亮,

還有這個也做一下(指了指我胸部),保證你變大美女,阿姨我是老了,不然我一定去做。」

 

囧rz..................

 

竟然叫客人去整型,而且整鼻子就算了居然還叫我胸部也整一下,我就胸部平啦怎麼樣怎麼樣。

不過我也沒有真的被多冒犯的感覺,畢竟人家是整型大國泰國長大的嘛,

整型對他們來說大概跟染燙髮是一樣的隨意與平凡這樣,

但我也不想說好阿這種違心之論,就只是乾笑說唉呀我覺得健康就好啦,

阿姨又開始苦口婆心的苦勸我真的要去整一下好擠進志玲姐姐的接班人的行列,

我最後終於成功的以泰國好不好玩淹水退了嗎這個話題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但我心裡的答案是我又不靠臉吃飯也不打算讓人包養要這麼漂亮幹什麼,

有這些錢我想要做的事情可多多著,誰要拿去整型啦~哼

 

不提這個的話,整體而言油壓真的非常舒服而合意,

我大概也是因為國標練久了對於肢體的界線很薄弱,

所以對於陌生人對我全身上下抹來抹去完全沒有心理障礙(我不是在說跳國標會在你全身上下抹來抹去的不要誤會蛤)

放鬆到幾欲睡著,而且阿姨幫你用油推拿完以後還會拿滾燙的熱毛巾蓋上剛剛推過的部位,

拍拍按按以後再把油擦乾淨,我到剩下最後十分鐘的時候一直祈禱時間可以走慢一點

阿姨最後讓我坐起來讓他左右凹幾下鬆筋骨,拍一拍,大功告成。

 

當天晚上我回家連澡都沒力氣洗,直接躺上床就深度昏迷過去,

大約是筋絡放太鬆的緣故。一直到凌晨兩點半才勉強爬下床摘隱形眼鏡卸妝又倒回去睡,

啊人生之樂樂何如? 做完泰式按摩連澡都不洗就能直接和衣而睡大概可以算其一吧。

 

 

後記:

我本來是打定主意之後每個月都拿奢侈預算(我照某本書的理財方式,每個月有一定要存的錢

跟一定要花的錢,也就是奢侈預算,這樣理財才能持久又有樂趣)來做泰式油壓,

 

奈何前陣子整理三月收支表發現自己花太多錢,以這種速度三年內很難存到我買房子需要的頭期款,

於是砍了幾成奢侈預算,以後大概只能偶爾去一次了而且只能做一小時,剩下的自求多福啦。

 

 

 

    全站熱搜

    甜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